首页 > 健康 > 正文
吉林大安学生疑似甲醛中毒事件还原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发布于:2016-05-30 10:04:52 有0参与评论
原标题:谁能治好我的病

  一个小女孩眼球通红,一地血渍斑斑的卫生纸,8个孩子举着X光片的塑料袋眼神无光地坐在床上……6幅照片出现在5月9日发布的新浪微博上。

  “我们是来自吉林省大安市新艾里乡学校初中三年级全体学生,由于学校新建的宿舍和购进的学生桌椅甲醛含量严重超标,导致我们全体学生出现咳嗽不止,恶心、呕吐等症状。”名为“追一寻”的网友配上了这段文字,立即引发了网友关注。

  5月9日,吉林省大安市人民政府发布了官方声明称:新艾里乡学校近期,部分学生出现疑似感冒咳嗽症状……家长怀疑甲醛过敏。5月10日,大安市政府再次发布声明称,会诊结果是:暂不支持甲醛中毒诊断。

  不同的结论背后,到底谁才是孩子致病的凶手?近日,记者在长春市和大安市新艾里乡走访了部分学生和家长,对吉林大安学生疑似甲醛中毒事件进行还原。

  异常

  在距吉林省大安市90公里的新艾里乡,农民夏凤娟实在想不到,有一天,她家会与甲醛这个专业词汇扯上关系,作为照片中红眼睛小女孩的母亲,她决定一定要把孩子的病“整明白”。

  “大约一个半月前,孩子就一直干咳,有时孩子憋得满脸通红,从屋里到屋外,一换空气咳嗽更加厉害了。”夏凤娟说起女儿朱玲(化名)的病情有些激动。

  她说:“我以为就是普通感冒,孩子吃了十来天感冒药,症状却一点都没有改变。”后来,她就带着朱玲去乡上的卫生院打点滴,几天仍没有奏效。她有些“急眼”,对医生说:“别整便宜的糊弄我。”医生就给朱玲打了4天喜炎平,“这个药新农合报完之后自费要七八十块,还是没什么用”。

  由于是乡上的学校,学生人数并不多,一个班只有15名学生。

  学生王敏(化名)说:“一个多月前,全班同学基本上同时咳嗽,也就差一两天,上课的时候我们只能憋着点。”她告诉记者:“咳嗽之前的症状是拉肚子,有的同学还流鼻血,一个男生两三天就流一回鼻血,老师以为我们感冒了。”

  孩子久治不愈让夏凤娟有些怀疑:“到了‘五一’前后,我用手机上网查了查,发现孩子的症状与甲醛中毒好像一样,我当时就乱了阵脚。”

  她马上借了3000元,5月2日带女儿赶到长春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进行检查。在她提供的朱玲5月3日的病例,医生在其现病史中写有“学校为新楼”等文字。

  夏凤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孩子同班的15名同学基本上症状相似。

  恐慌

  一名家长告诉记者,得知夏凤娟的孩子查出来不是因为感冒,所有的家长都着急了,5月5日下午,家长们聚在学校门口准备一起去长春医院做检查,要求学校用校车把他们送到几十里之外的安广镇乘坐火车。当时校长没让他们乘坐校车,家长和孩子只好租了几辆面包车离开。

  而5月9日的官方说明中却称:“5月5日,大安市委、市政府接到报告后,立即组织市教育局局长、新艾里乡党委书记、学校校长和班主任老师带领15名学生到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就诊。”

  多名家长和学生证实,当时除了家长和学生来到长春之外,并没有其他人陪同。

  “校长是第二天一早(5月6日)才来到长春的。”一名不愿具名的学生说。之后,大安当地政府多名工作人员也来了。

  与此同时,家长们带着孩子进行过敏原检测,有家长提供的“MORA过敏治疗综合分析报告”中,多名孩子对“甲醛”和“甲醛树脂”产生过敏。

  “5月7日,我发现孩子的眼睑下面都红了,第二天早上孩子鼻子也出血了。”夏凤娟说。

  学生家长曲洪林说:“5月9日,发现有一名孩子一直嗜睡,当时他们一看着急了,就搀扶孩子去医院做磁共振。两个家长扶着孩子的脑袋,最后凑合做完了。”

  分化

  “5月9日晚上,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给我们做了会诊。”王敏说。

  夏凤娟介绍,刚开始有政府的工作人员说当晚就能出结果,当天晚上没能出来。家长王广凤说:“又改了第二天早上出结果。”

  后来,又有政府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在宿舍听最后的诊疗结果,家长们觉得非常奇怪,为什么结果不能在医院宣布。最终,在家长的坚持下,在医院的医生们给家长通报诊疗结果。

  “诊断是疑似呼吸道感染、病毒性肠炎。”夏凤娟说。

  大安市政府公布的会诊结果是:从目前病人的病史、临床表现、辅助检查,结合病人和校方自述的环境信息来看,暂不支持甲醛中毒诊断。考虑可能为感染性疾病,病原体尚不清楚。

  “到底孩子病情怎么样,我们还没有得到结果。”一位家长说。

  多位家长称,有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劝说家长们带着孩子回到大安进行治疗。

  “结果没有出来,回去咋整呀?”家长曲洪林说。

  就在这个时候,这些孩子的家长内部产生了分化。

  5月10日,有6位孩子家长带着孩子,乘坐当地政府的包车回了大安。

  “回来还是钱的事情,在长春就连喝一碗粥都要钱呢,这次花了五六千块钱,我们都是农村种地的哪有这么多钱?”一位回到大安市新艾里乡的家长说,“回来之后孩子的病也不见好,还是咳嗽。”

  她继续说:“我们以为回大安能继续治疗,结果在医院给我们抓了两盒药就把我们哄回来了,大安的医生说孩子没啥事,我现在都‘懵圈’了,不知道孩子到底有没有事。”

  5月11日一早,夏凤娟等家长临时决定离开长春,带着孩子前往去哈尔滨做进一步诊断。

  疑问

  “咳咳咳……”早上7点多,有几名学生已经来到一户村民的家中,坐在凳子上看书等待老师补课,他们不时地咳嗽。

  记者在新艾里乡走访的过程中得知,学校让5名回家的孩子在村民家补课,而没有回到学校继续上课。

  “老师说让我们先避开原来的环境。”一名学生说。

  “我们去年‘十一’前后搬到了这个新宿舍,刚开始宿舍没有什么味道,供热之后有一股味道,挺刺鼻的,就像新买的东西的味道。”王敏说,“我们是使用新宿舍的第一批人。”

  “学校说如果不住校的话,我们就不能参加早晚自习,为此我们一个月要交50元自习费和300元伙食费。”王敏说,除了宿舍更换了之外,他们在学校的学习和生活环境与上一届学生是一样的,可是上一届学生没有出现类似的症状。

  发生了这一事件之后,学校大门紧闭。

  “老师没有给我们提到过这个事情(病情),同学们相互之间也没有谈论。我现在还是想弄清楚病情,毕竟马上就要中考了。”在谈话的过程中,王敏还不时发出咳嗽声。

  诉求

  学生和家长的疑问不仅限于此。

  官方在5月9日的声明中表示,新艾里乡学校宿舍于2014年10月竣工;2014年10月12日,委托白城市现代建筑室内环境质量检测有限责任公司对学校宿舍进行了检测,检验结论为符合二类民用建筑工程要求,其中甲醛、氨气、苯、总发挥性有机物、氡等检测结果均为合格。

  该声明称,此次事件发生后,2016年5月8日,再次委托白城市现代建筑室内环境质量检测有限责任公司对学校宿舍学生居住的303、304、306房间进行检测,检验结论为符合一类民用建筑工程要求,甲醛检测结果为合格。

  “为什么是同一家检测机构进行检测,我觉得不太可靠,有异议。”一位家长质疑。

  在哈尔滨就诊的一名学生说,检查之后发现有的同学有哮喘病前期的症状。有家长透露,一同前往的当地政府工作人员欲给家长5000元钱,但被家长拒绝。

  “只想把孩子的病治好,我不要钱,多少钱也不能换孩子的健康。”这位家长说。

  截至记者发稿时,有家长表示,正打算接受政府提出的治疗条件,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对他们称,可以选择在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或者大安市的医院进行治疗。当地政府在5月10日发布声明后,还没有任何信息披露。

  “孩子拖不起了,孩子的病不能耽误。”这位家长说。




上一篇:卫计委:提高医务人员积极性 将提供就近公租房保障

下一篇:生命发现:验血能告诉你的八件事

相关新闻

人参与


  验证码: